吉首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至尊符神 第二百一十六章 故人重逢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29:22 编辑:笔名

至尊符神 第二百一十六章 故人重逢

眼看死雾将至,辛焱不敢怠慢,他加快速度向荒岛掠去。他这么着急前往荒岛,除了要躲避死雾之外,还存着一个心思——与幕容雪月会合。

通过同心符,他能清晰地感应到,越往荒岛的方向走,同心符跳得越来越急,这説明自己与幕容雪月之间是越来越近。

辛焱觉得,幕容雪月极有可能就在这座荒岛之上。

不过,越是接近荒岛,辛焱就愈是xiǎo心,他把青牛、黑灵鲤和涅槃都唤了出来,随时准备厮杀。很快他来到荒岛边缘的沙丘,沙丘漆黑如墨,看着和沼泽中腐黑色的潮水别无二致。

“好沉!”

辛焱抓起一把黑沙,黑砂份量极沉。他细看之下,发现每一颗砂粒都呈规则的棱晶形,晶莹透亮的砂粒中间,有一缕细若游丝的黑线。砂子之所以会呈现出黑色,都是因为这根极细的黑线。

“黑冥砂!四品黑冥砂!”辛焱激动得手都在颤抖。黑冥砂产于阴冥之地,是炼制阴魂属性法宝的上佳材料,极为珍稀难得,价值还在黑铁熔晶之下,在市面上黑冥砂都是按颗论价的。

辛焱呆呆看着眼前的黑色沙丘,这一大片沙丘中的每一颗砂子都是四品的黑冥砂!一瞬间他大脑中一片空白,任凭黑冥砂从他的指缝里流逝……

趁辛焱发呆的时候,涅槃扑到了砂丘上,大把大把地往嘴中塞黑冥砂,很快它就吃得肚子滚圆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辛焱才从茫然中回过神来,开始疯狂地往储物戒指中装黑冥砂,装满一个储物戒指,就再换下一下,很快他就装满了五个储物戒指,而眼前的沙丘却丝毫也不见减少。

辛焱停了下来,他瞪眼望着黑冥砂丘,一脸的沮丧,他能装走黑冥砂,只不过是沧海一粟。一座晶石堆成的山就摆在他面前,他却装不走!

“日你妹子!”辛焱满腔狂喜化为莫名悲愤。

突然,他心中生出了一丝危险的感觉,下竟识地把挡在身前,几乎就在同时,他身前的砂丘毫无征兆地炸开,一条长鞭有如毒龙出洞,闪电般地向他刺了过来,长鞭的前端一个钩形的毒刺泛着骇人的蓝光。

“噗!”

随着一声轻响,毒刺竟然洞穿了的防御,余势未消,还扎进了。在这个危急时刻,辛焱的护体功法自然运转,最终挡住了毒刺。毒刺一击不中,又倏地飞回了砂砾丛中,眼前的砂丘晃动了几下,又回复了平静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辛焱看着被洞穿的和,一脸惊骇。略显笨重,防御能力极为惊人;殷商所炼制也绝非凡品,配合他的,几乎可以硬扛飞剑。

但是如此无论是五品上阶的,还是五品上阶,却挡不住毒刺的一击。

“五品!绝对是五品魔蝎!”

辛焱心中顿时骇然,除非袭击他的是一头五品魔蝎,否则绝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。

魔蝎是一种攻击力极其可怖的妖兽,一对双螯力大无穷,尾部的毒刺无坚不摧,五品的魔蝎的全力一击,甚至可以秒杀金丹级别的修者。

辛焱全身都是冷汗,一阵冷风吹过,身上凉嗖嗖地,他心中一阵后怕,若不是刚才见机得早,只怕早就被毒刺所洞穿,惨死当场。青牛和涅槃也反应了过来,它们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砂丘,也是一脸地惊恐。

“走

!”辛焱一声怒吼,领头向内陆飞遁而去,黑冥砂再好,也比不上性命珍贵。

辛焱带着青牛和涅槃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脚下,周围寸草不生,只有一片林立的巨石,阵阵罡风吹过,不时传来呜呜的怪声,十分阴森可怖。

他不敢深入石林,在一块巨石周围布下,让涅槃操控阵旗,又吩咐青牛则在一旁保持警戒。等一切都安排妥当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,吞下一颗xiǎo还丹,打坐恢复灵力。xiǎo半个时辰之后,辛焱睁开了眼睛,全身的灵力和神识都回复到了巅峰状态,冷月给的xiǎo还丹效果很不错。

辛焱正准备拔起阵旗,寻找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,躲避即将降临的黑瘴死雾,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,不过一会儿,在一片漆黑中,隐约可见有一个瘦xiǎo的身影,飞快地向这边遁了过来,在他身后,数十对碧绿色的灯笼紧紧地跟着他,飞速向这边飘了过来。辛焱定睛一看,从身形上看,被魔蝎追着的很明显是一名女修,一群魔蝎挥舞着巨大的双螯,在她身后紧追不舍,它们碧绿色的眼睛大如灯笼,尾部高高悬在半空,宛如新月的毒刺泛着蓝光,令人望而生畏。

辛焱只觉得头皮都有些发麻,每一只魔蝎都相当于一个金丹级别的高手,在数十只魔蝎的围攻下,任何金丹高手都难逃一死。

“涅槃,转换阵型!”眼看魔蝎们越来越近,辛焱命令涅槃把阵法转换为,不过片刻,大阵内的一切都凭空消失,巨石下只是多出了几块xiǎo石头。

做完这一切,辛焱倚在巨石下方,紧张地盯着前方,心中不住地祈祷,希望能瞒天过海,逃过这一劫。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身影瘦xiǎo的修者领着魔蝎向他所在的位置疾驰而来,转眼就到了大阵前面。

“是她!”

就在这时,辛焱也看清了来人的样子,竟然是慕容雪月。

慕容雪月的情况很糟糕,她身上的软甲几成碎片,褴褛的衣衫也被血染得通红,显然是受了重伤。

辛焱见慕容雪月处境如此危急,不禁心中大急,想把她接到阵法中来,但是如此一来,也会把他暴露在魔蝎的面前,隐入莫测的危机。

他还在犹豫,突然慕容雪月一个踉跄,竟摔倒在地,还不待她爬起来,魔蝎就向她围了过来,眼看就要把她撕成碎片。

见此情景,辛焱再顾不得多想,身形一晃,化为一缕流风,冲进魔蝎群中,双手如抡琵琶般地一挥,在瞬间扔出十张天雷眩光符。

“轰!”

十道罡雷几乎同时在魔蝎们头dǐng炸开,剧烈爆炸所产生的耀眼白光比一百个太阳的光芒还要闪亮。魔蝎们被这突出其来的攻击打懵了,纷纷四散退开。

辛焱一把抄起慕容雪月,折回了大阵之中。一入阵中,他就全力发动阵法,无数的魔火在空中闪动,凝聚成一道道火,从天而降;无数毒瘴魔烟从地下喷射而出,一时间大阵就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。

就在这时,魔蝎们也反应过来了,它们不甘心就此失去到嘴的美味,纷纷围了过来。但是大阵中的魔火毒烟让它们感觉到了危险,它们纷纷停在了阵法之外,不住地发出一阵地低吼。

“原来是你!”慕容雪月惨白的脸上绽出了一丝笑意。辛焱还没来得及回答,慕容雪月身子一软,竟晕了过去。辛焱帮她检查了一下伤势,发现她脉息微弱,气若游丝,伤势极重,若不及时救治,恐有性命之忧。

辛焱连忙拿出一颗九转还魂丹,喂慕容雪月服下,稳住她的气息;但在他伸手要帮她包扎伤口时却犯起了疑难,慕容雪月伤口在胸腹之间,要帮她清理伤口非除下她的衣衫不可。

辛焱望了一眼周围蠢蠢欲动的魔蝎,知道眼下情势危急,再不能犹豫了。

辛焱把慕容雪月轻轻放在一张雪熊皮上。慕容雪月漆黑的长发随意披散着,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,细弱颈子滑如凝脂,如春芽般的玉臂白如莲藕,开始发育胸部微微隆起,充满青春的活力……

“姑娘,冒犯了!”辛焱颤抖着把手伸向慕容雪月,解开了慕容雪月的衣衫,慕容雪月青春的侗体立时祼露在辛焱面前。

辛焱只觉呼吸一窒,心脏在这一刻都停顿了,他告诉自己,这个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,可是慕容雪月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和曼妙无比曲线好像有魔力般,牢牢吸引着他的目光……

辛焱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,几乎都要从他的胸腔中跳了出来,身体也一阵阵地发热,体内仿佛有一种东西在蠢蠢欲动,他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了幕容云现的弹指欲破的肌肤。

“我怎么能这样呢?”辛焱猛然收住了手,他不禁为自己的行为觉得羞耻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收摄心神,为慕容雪月清理起伤口了来,他捏碎一颗金创药,xiǎo心地撒在慕容雪月伤口上,然后又用绷带帮慕容雪月包扎好伤口,又从她的储物袋中找出一件新的衣服,帮她换了上去。

做完这一切,他如释重负地喘了一口气,他看着熟睡中的慕容雪月,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怜爱之意。

恰在此时,阵外的魔蝎们终于忍不住了,开始试探着发动进攻。领头发起攻击的是两头个头粗大的魔蝎,它们举着巨大的双螯,高高悬在半空的刺尾蓄势待发,随时准备攻击。在它们的身后和两翼各有十多头魔蝎,为打头阵的两头魔蝎提供掩护,也就是説,不管从哪个角度攻击当先的两只魔蝎,都会遭到其他魔蝎的猛烈攻击。

眼看着魔蝎们一diǎn一diǎn地向阵中推进,辛焱心急如焚,若不能以雷霆之势,给领头的两头魔蝎来个狠的,给一众蠢蠢欲动的魔蝎来个狠的。

汕头天佑医院的电话是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看病价位
汕头天佑医院的电话号码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价钱多少
汕头天佑医院住院部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