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首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神级情绪系统 第265章 到处都是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32:20 编辑:笔名

神级情绪系统 第265章 到处都是套

两人回到酒吧,时间刚到11:50。

于是张诺诺把车停在附近稍等了一会儿,否则现在拎着大包小包的饭菜进去,显然不适合。

保宝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小憩,张诺诺吸着果冻不时瞄他一眼,漆黑的眼珠提溜乱转着,像是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“大流氓张嘴,给你个果冻吸一吸。”张诺诺忽然嘿笑道。

保宝动也不动,根本懒得理她,但还是突然感觉到张诺诺把果冻吸嘴放了他嘴唇上。

保宝微皱了下眉头,怎么感觉这吸嘴有点凉,难道是果冻溢出来了?

睁开眼睛一看,保宝顿时一阵恶寒:“卧槽!你恶不恶心啊!”

保宝一脸怒色地把果冻丢开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看到保宝气急败坏的模样,张诺诺急忙跳下了车,再不跑可能要挨揍了。

这个果冻是她刚刚已经吸过的。

“还好老子没有真吸。”保宝擦了擦嘴唇上略带馨甜的一丝味道:“妈的简直智障……”

又躺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,直到客人都走完了,保宝才拎着饭菜走进去。

张诺诺一看到他就缩在了秦诗彤身后,生怕保宝报复她方才的捉弄。

保宝哪会和她一般见识,反倒是注意到了秦诗彤:“呃……诗彤你怎么还没走?”

秦诗彤听到这话就不满了:“什么意思?不想见到我啊?”

“……不是,一般这个点你不是已经走了吗?”

“今天有点事和你说,下次我保证0点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。”秦诗彤佯装生气地道。

“……”保宝只能无奈地笑了笑,把宵夜放在了桌子上,对乔雅等人道:“你们先吃着,我和诗彤说点事儿。”

说完,他便和秦诗彤朝旁边稍远的卡座上走去。

乔雅马上挤兑起来,挤着眼睛调笑道:“说什么悄悄话呀!居然还要躲开我们单独说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不用管他们。”保宝无所谓地笑了笑,反正对这几个小崽子都习惯了。

秦诗彤点了点头:“今天你走后,那个人又来找我了。”

“哪个?”

“华艺传媒的总经理严正宏,这一次他更夸张,居然开出了一千万的天价……这是要签我还是要买我呀!”秦诗彤自嘲地笑了笑:“我都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值钱。”

“这还用说?你肯定不值钱啊!”

“……”秦诗彤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僵硬了一下。

“因为没有人是用金钱来衡量的。”

秦诗彤拍了拍胸口,表情恢复了正常。

“不过一千万签你这个新人,确实是有点奇怪啊!”保宝手指敲打着桌面皱了皱眉。

“所以呀……我也觉得有点没谱了。”秦诗彤同样有些疑惑。

保宝思忖了一下,问道:“你回绝他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我觉得这事儿可能有点蹊跷,暂时就把他缓下来了,只说要考虑一下。”

“那你先缓着他吧!”

“嗯……”秦诗彤点了点头,又继续道:“保哥还记得那个叫梦琪的演员吗?”

保宝闻言略一思索,才道:“就是诺诺爷爷的生日宴会上,林牧青带的那个女伴是吧!”

秦诗彤颔首道:“是她,她就是华艺传媒的艺人。”

“林牧青的女伴……”保宝微微愣了一下:“你是想说……这件事可能和林牧青有关?”

“从正常逻辑上来说,确实不能因为林牧青的女伴在华艺传媒,就说他和这事有关,但我们再结合最近这几天的事,林牧青是嫌疑确实是最大的,哪怕没有任何证据,我也会首先怀疑他,更别说他又刚好和这件事扯上了一丝联系了。”

保宝点了点头:“如果真是他在背后搞鬼的话,我们也不用担心,反而还更好一些,刚好一次性把他解决掉,我们先看何二明那边怎么办再说。”

“好,那我去吃东西了。”秦诗彤说着,揉了揉平坦的小腹:“还真有点饿了呢!”

“这个就不用向我汇报了。”保宝悄悄移开了视线,一个美女在你面前揉小蛮腰的场景,看着有点怪怪的。

“嘿嘿……”秦诗彤似乎也没有在意,笑着朝乔雅等人跑了过去。

……

郁家。

保宝到的时候,迎面遇上了王兰。

“姑爷,这是小姐要的解酒茶,刚好你来了,顺便给她端上去吧!”王兰笑着道。

“她喝酒了?是不是晚上去应酬了?”保宝疑惑地接过了茶。

王兰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看小姐回来时的样子,不像喝了酒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王姨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保宝笑着点了点头,转身朝楼上走去。

其实本来他今晚没打算来了,因为几人吃过宵夜已经到了零点半,时间比平常晚了不少,也该洗洗睡了。

但郁绮鸢给他打了,特意让他过来。

到了楼上,保宝看到郁绮鸢正在床上躺着看书,她穿着蓝色丝绸V领衬衫,这衬衫一看就不是正式的衣服,肯定不适合穿出门,大概只是家居服了,现在肯定又被她当作睡衣用了。

保宝走过去把解酒茶放在了床头柜上:“你今晚喝酒了吗?看你的脸色不像啊!”

郁绮鸢掀了一页书,调整了一下坐姿:“这茶是给你喝的。”

闻言

,保宝便明白了,她知道自己今晚去了君临冢,不用想,一定是张诺诺告诉她的。

所以她下意识觉得自己会在那边喝一些酒。

“我就喝了一点,脑袋清醒得很。”

“美女那么多,还能保持清醒,这点确实需要鼓励一下。”

虽然小绮鸢在夸人,但保宝并没觉得有多开心,因为她这么和自己说话,一般都不是夸人的。

“诺诺是不是把苏子娴的事儿也和你说了?”

“她也没说太多,就说了苏小姐的胸很大,语气中的怨念好像还挺深。”

保宝无奈地笑出了声:“首先,她觉得大多数女人的胸都很大,这只是参照物的问题,别人的胸未必真的大;另外,她对哪个胸大的女人怨念不深?”

郁绮鸢的目光又放回了书上:“我。”

保宝:“……”

“对了……”郁绮鸢突然扬起了雪白的脸蛋:“你觉得苏小姐的相貌和我比,她的缺点是什么?我的优点又是什么?”

保宝不禁陷入了短暂的沉思,小绮鸢表面上是给他一个夸她的机会。

甚至大多数男生在这时候都会把女朋友夸一通,把那个所谓的“苏小姐”贬一通。

比如她眼睛没你有神,鼻梁没你挺,皮肤没你白……你一定以为女朋友听到这些会很开心。

但你可能错了……你敢这么回答,小绮鸢肯定会教你做人。

倘若他真把苏子娴的缺点全部说出来,不管把她分析的有多丑,郁绮鸢一定会冷着俏脸丢出一句:“你当时观察她还挺仔细的呀?”

“我也没太注意。”保宝淡定地望着小绮鸢道。

……

河源治疗白癫风医院
石家庄癫痫病医院费用
昭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河源治疗白癜风方法
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